要什麼

這其實是個很嚴重的問題,

尤其是最近一直在思考,

在面臨了這麼多事情的狀況下。

我想以後洗澡要帶筆電,因為腦袋會一直在沖水的時候跑東西出來!哈哈。

仔細想想,從小到大最常做的就是想跟人家不一樣,好處是看到甚麼就想碰一下,壞處是看到誰會或誰有就自己也想要還要更多。

陳媽媽提過所謂的鐵齒,總是不覺得她說了就要聽就要算,甚至是甚麼決定都要跟她說過討論過才能買單。但往往最後就是換來一句她虧著說:[我就跟你說過了吧。(台語)] 甚至到後來還演變成她冷笑著說:[我早就注意到了,只是不想說,看你這一跤跌的怎樣。]

馬的。

其實就連當初選擇研替也跟她有了一些磨擦,不知為何她一直想把我推去當大頭兵,大概是覺得出來會比較像個男人,老闆們會比較喜歡。

最後我是面試完錄取了才跟她說,她語氣略顯不悅,因為沒有跟她討論過,只是她聽到薪水就笑了。

國三的時候,所謂的假日班(升學班)早上都要考試,通常大家寫完考卷會繼續念別科,或乾脆趴著補眠,我腦袋就每次都不對勁的把當時很熱門的網頁編輯教學書拿出來翻,只是要很小心隨時從外面衝進來的老師,因為之前是先偷翻後漢書,被發現抄了家OTZ…

我只是很想看點課本以外的東西。

高中放棄了沒有涂老師的管樂社,還真的跑去網頁設計社想說可以順便增加自己的技藝,那時還夢想著有沒有辦法靠著還在長大的JavaScript打敗當紅的Flash ActionScript,殊不知學了一點點動畫,現在被放棄了…….交出去比賽的東西現在想起來都很汗顏哈哈哈。

考大學那段時間很詭異,學測級分沒有想像來的好,還被笑…最後申請差一名上交大資工,後期準備指考的物理化學大爆炸,還記得在考場寫物理考卷的當下,看到題目好開心,可是卻一直想不起來下一步是啥…還好數乙救了我,只好變成人見人打假一類。

但還是繼續騙吃騙喝去找一些資訊相關的事情來玩,當網管,跑計中,修電腦,設黑站,玩Linux,架BBS。

玩社團,玩系學會,跑營隊。當然這中間發生很多事情得罪很多人,還被罵說,你為甚麼不要一次做一件事情就好?還好我當下就回他:(可是事情不會一件一件排隊等你阿。) 結果他後來雙21 想想,要是沒有這些錯誤,怎麼會發現自己到底缺甚麼能力,缺甚麼態度。當然我自己常常想不開,所以先自責,繼續被罵,才趕快醒來處理。

有天老爸問我:[你好像快畢業了?] (對阿大三了。) [下一步咧?] (蛤?) [下一步阿!畢業之後?當兵?你要想想我退伍就把妳媽騙到手了,你咧?] 其他的我想大家看我寫很多了… 那時候一直覺得自己畢業之後好像沒什麼路用,所以覺得應該待著多學一點東西,最後因為不想延畢,選擇考有共同科目的資管所,也沒有想到最後矇上,念著有點不開心的兩年。

這期間歷經很多挫敗,像是以為是自己要的,最後根本不是這麼回事。想多念個財金之類的卻卡在所限制,最後做的東西當初蠻有興趣搞出來,才發現根本不是自己想的如此如此而獨自面對著大災難。以為當初的好感跟暗戀突然迎來的機會,最後才發現自己只是個過度替代品。阿扯遠了…….

老爸在公司待了20幾年,當了13年的廠長,毅然決然的跑去上海接管分公司,因為他找到他想要的,而他想去努力實踐一番。雖然老媽老是在背後說,你爸這樣過去不知是好是壞,每次都鐵齒的不聽,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,但她還是默默的在撐著剩下的枝葉。

其實研究所還沒放榜完的時期,老爸問過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過去,當時抱著沒有上就過去的心態,結果中了,這個期限變成畢業退伍後再決定,但後來,我們很有默契的說了共同的想法,[你如果不出去闖一闖,視野就會只在我之下。] 這句話,讓我做了那個研替面試錄取後才告訴陳媽媽的決定。

每次挫敗,才會反覆去思考到底要甚麼,累到不行的時候就會質疑自己,這真的事自己要的嗎?不過很多時候我們想要的,都不是努力就可以成功的,就像我的感情Or2…….我真的單身沒有後宮啦…大家別再誤會了…….

所以要甚麼?要的不過就是累到掛,事後想起來很好玩,因為一直在長大,可以一直玩新玩具真是太美好了哈哈~

還有可以穩定信任的溫柔。(這篇不是徵友文…….)

也許真的該計畫個旅行去透透氣了,說好的日出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